• 周一. 7 月 15th, 2024

孔雀东南飞@一目均衡表

盗人に 取り残されし 窓の月 

还能有什么?2018

kujyaku

12 月 24, 2017

2008年爆仓输的很惨的时候,给自己定了一个十年之约。终于要面临了。当年的我和诸位一样,分外血气方刚,自信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得到,可回过头来,除了蜗居并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作收租婆。马云已经拳打南山脚踢北海,而我也只能凑在双11刷单子为他做嫁娘;于是明白了如果天道酬勤,那坚持买彩票的早就应该发财了。虽然这十年中,当年的损失早就赢取回来了,但此时彼时的价值早已经不一样。唯一的教训是人生就是需要一点可以美其名曰为经历的东西。

当年的幸运真的是因为接触到了一目均衡表。不敢想像如果失之交臂现在又会是怎样的状况。虽然我努力在为推广一目均衡表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事,但终感人生无常,精力有限,教了十年,自己也学了十年,至今收费教学的内容,与当年免费教学相比实在不可同日而语。学习本身也是需要沉淀和积累的,交易系统也是需要不断调整和完善的。当年的学员我教新云,使用东京纽约足,只因自己当年也还是喝了太多的鸡汤把交易当做一切;而一旦放眼转身,却发现其实均衡表本身早就告诉你许多,耐心,等待历史一再反复就是了。GMO的小帐号去年开户后一直都做的不理想,而今年调整了策略后确是整整翻了10倍。时代变了,均衡表的本质虽然没变,但很多内涵还是可以变的,策略也因此不会一成不变。

所以,我再教什么,成了难题。

17年做了尝试,想手把手带教2位做操盘手。但实践下来的结果惨不忍睹。我真没想到人的思想可以顽固到如此地步。本来以为素人小白容易改变,我还是错了。在教学的这条路上,均衡表其实是大学本科以上的学科,我以为来学习的都已经高中毕业了,但没料到还是有很多人根本连小学都没毕业。

这样的路不能继续下去。

因此2018的第十年,我决心在完成允诺后,关闭基础班,综合班教学。除了现在进行中的读书会,只开展佐佐木先生的【一目均衡表的研究】原著的讲读。以后因人而异做1对1或1对2的小课,这也只因17年澳洲的Jamie给我带来的惊喜。音乐,艺术,哲学无国界,均衡表也是如此。

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因能让我再有一个十年约定。因果本是天注定,这样的结果的因决不是我一个人的因。但我能够知道的是,如果再有十年的结果,那必定是我已经退休了。这也是一目山人所说的风动云动心不动,我们早就有这样的结果,让过程自己走过去就是了,那是任何即使心动都改变不了的结果。

曾对读书会的学员说过,看到是日文听不懂不感兴趣的是常人,你们这帮能够坚持下来的都是非常人。因此我期待再一个十年后,还能见到你们这些非人。

《还能有什么?2018》有4个想法
  1. 一目均衡表对我的吸引很大,一是它在我的圈子很少有人使用它,二是没看到有人能用得好它,直到这发现博主贡献出的文章都是字字如金,深刻的理解和应用,并在足够的时间长河里不断验证系统的可行性,这将是我学习它的宝贵资源。20180124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